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学教研 > 教师论文 > 正文内容

网红学院 实为培养班 学员并非清一色 锥子脸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7-10-02 浏览次数:

网红学院实为实训班 学员并非清一色锥子脸 学生在接收网络直播技巧练习。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重庆工程学院创办“网红学院”,近日成为网络话题,“热搜”排名前列,也引发社会各界争议。

反对者诟病该举动自身“不够严正、不够感性”,有人责备学校“不务正业”,甚至“有病”、“有伤风化”;支撑者呐喊“放下偏见”,认为这“可能探索出一条校企合作的新模式”,表示此举“不是洪水猛兽,高校尝尝不妨”。

那么,“网红”课程是如何走入大学课堂的?这一“网红学院”毕竟是什么性质?学生将会在“网红学院”学习什么?学生是否需要为这个看上去噱头十足的“学院”埋单?日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实地进行了深刻考察。

网红学院实为实训班 学员并非清一色锥子脸 学生正在上直播鉴赏与案例分析课。

“用网上直播完成销售,有什么不能够呢?”

9月27日,重庆工程学院管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2014级本科生张晗在该校的“网红学院”课堂上,完成了自己生平第一场“网络直播”。

五官精巧的她留着披肩发,衣着活动短袖和板鞋,看上去与校园里的其余大学生不两样,事实上,她仍是“学霸”,曾经取得过国度奖学金。

“平时我也会偶然玩一会电子游戏,有时会看一下‘网红’直播打游戏,可是我此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做‘网红’,亲自完成直播,”她说,第一次网上直播“感觉有趣,更多的是缓和。”

在几分钟的直播中,张晗选择了向网友们分享自己如何挑选和应用面膜。

在她看来,这次“吃螃蟹”的举措,其实契合了自己小小的梦想。“我是学市场营销的,也妄想着毕业后能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我始终在找寻那条能辅助我实现梦想的具体门路,今天,我找到了谜底,就是用网络直播来进行市场营销。”她说,“当初的年青人都是‘网络化生存’,都喜欢看直播,如果能通过直播的方式完成自己所推介的面膜的市场销售,有什么不可以呢?岂非市场营销就不能‘触网’?未必市场营销就只应该在店面、电视或者户外广告中完成?”

进入“网络学院”学习多少天当前,她实现了从对网络直播“啥都不懂的‘菜鸟’”变成“晓得了根本的弄法”的那个“进入到门里边的人”。

汪梦园是和张晗统一学院的电子商务专业2015级专科生,她喜欢唱歌,曾在学校的才艺大赛中拿过三等奖。

她接触直播大概有一年时光,在多个平台开设了账号,用自己的歌声播种了万余名“粉丝”。

“我进入‘网红学院’,完全是服从自己的心坎,”汪梦园愿望能学习“网红”知识。“社会上有些人对‘网红’存在成见,感到‘网红’就是搔首弄姿、各种不堪,实在,我们所盼望的是能在网络上更精准、更高效地完成市场营销的‘网红’。”

她相信经由3个月的学习,会对网络直播懂得更多,能有更大的提高。

她先容,“网红学院”讲解的内容,既有网上营销理论,又包含传播心理学知识,也有详细的业务领导,此外,还有跳舞、形体、发音、沟通等方面的内容。

这样的教养内容,让另一名“网红学院”的学生蒋微感觉受益匪浅。

“是的,我做那场直播时有人‘黑’我,”面对记者采访,她说着说着便哭了出来,“以前,我在四周人的眼中就是一个‘丑小鸭’,不爱好装扮,长得也不够美丽,现在,我很自豪自己完成了一场网上直播!这是一份成长。”

“我以前基本不敢信任自己能做网络直播,而今,我至少可能英勇地在网络上对着生疏人说话,我至少更自负了,能放得开了。”她说,从事电子商务行业需要具备与陌生人沟通的才能,在网络对人们的生涯和花费的影响越来越大的时期,学会如何“在网络上谈话”,是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的技能,“我甚至以为这是不可或缺的技能”。

基于此,在学院颁布将举办“网络学院”的新闻传播开来以后,她就大胆地报了名,迎接新的挑衅。

报名并入选的19人中,还包括3名男生,该校“偶像”级别的胡力丹是其中之一,他曾经获得红极一时的方言音乐综艺节目“13亿分贝”的西南赛区冠军。

“网红学院”学生最初有19人,而今剩下了18人,这名分开者自称是因为身材起因。

坚守者并非想象中清一色的“大双眼帘”、“锥子脸”,也没有穿奇装异服。假如不上直播,简直没有人能认出这些“网红”。他们和一般大学生看上去并没什么大的不同,不外每一名“网红学院”的学生在采访中都将身体挺得笔挺,对话时微笑着看着对方。

这些“网红学院”的学生表现,急切地盼望把握网络流传的实践和技能,晋升综合素养,在“网络营销”这个市场营销的细分范畴里找到机遇,转变自己的运气。

在这方面,廖晓亿显得更为迫切。“我生长在乡村,是外婆带大的‘留守一代’,”她说,“我想试一试,看能不能沿着网络营销这条路走得更稳更好一点,对此我有一点小高兴。”

这些学生都表示是被迫报名参加的,对“网红学院”从天而降的“爆红”,以及混淆其间的各种“点赞”和“口水”,他们感到吃惊。

“我们无非是想学习和控制网络直播的知识和技能,”留着齐耳短发的陈蓓蕾深信“网红”行业有宏大发展潜力。

她甚至开端为本人刚起步的“网红”生活写好了剧本:“我想以‘网红’作为一种营销手腕,在娱乐化的内容中——比喻说一个搞笑的小故事里——奇妙地植入广告,到达产品推广目标,这样观众也更轻易接受。”

网红学院实为实训班 学员并非清一色锥子脸 学生正在上直播鉴赏与案例分析课。

“网红学院”不是院系,更不是一门学科或专业

在校方人士看来,“网红学院”仅仅是一个校企协作名目。重庆工程学院治理学院是该项目的校方实行单位,院长是47岁的简玉刚。在他看来,“网红学院”并不是大学里的院系,更不是一门学科或者专业,“而是在网络直播工业发展迅猛的背景下,由学校和行业单位配合举行的专业订单培育班。”

他在重庆大学毕业后,在企业从事了12年的市场营销,此后弃商从教,迄今在重庆工程学院工作了13年。

简玉刚对于“网红学院”的构想中,将其定义为以“适用”、“实战”为主要特点的“专业订单培养班”,“学生通过这段时间的系统学习,能基本掌握网络直播的知识、法则和方式,毕业后,能够胜任通过网络直播去实现企业营销推广、传播品牌等相关工作。”

“网红学院”出生后发生的惊动跟喧闹,远远超越简玉刚最初的设想,这让他“觉得了压力”,也感到“身上的义务重大。”

“我事后剖析认为,可能是‘网红学院’的提法让一部门人造成了曲解,”他不无为难地说,最初也曾想过诸如“网络直播学院”“新媒体学院”等提法,“但总感觉与行业的符合度不够,后来还是取舍了‘网红学院’这个称谓。”

在他看来,舆论大哗与人们对“网红”的意识不一致有关。

简玉刚认为,所谓“网红”,是指在事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某种专长、某个行动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或者是长期连续输出某一种思维或者知识而走红的人。

“然而,‘网红’中大批存在的泛娱乐化甚至‘打擦边球’的景象,让部分人为‘网红’贴上了低俗的标签,不禁分辩就一棍子打逝世,”他说,“但是,这种见解并不完整准确,也有鼓励人心的正能量‘网红’、有专业化程度很高的‘网红’、有让网友失掉各种启发的‘网红’,我们试图打造的‘网红学院’,是设破在我们学院内的一个培训项目,主要目标是培养擅长通过网络直播手段达成营销推广、品牌传播的职业化、专业化‘网红’。”

正由于此,“网红学院”的提拔对象被限定于市场营销和电子商务两个专业的应届毕业生,“这些学生通过此前的学习,已经积聚了市场营销、电子商务专业相干的基础常识和技能。”

“从根本上说,这是一个校企合作共建的订单培养班,”简玉刚说,该项目是校方和重庆某文明传播有限公司合作推动的,双方于今年上半年达成协定,7月3日举办签约典礼,9月15日,在学校进行首批学员选拔宣讲会,9月19日开班,9月20日开始正式的实训。

在设想中,“网红学院”的学生完成培训后,可能会到合作方的企业或行业里的其他专业公司去工作。“我们生机,这批学生能成为真正意思上的职业化、专业化的‘网红’,并实现自己的幻想。”

据悉,在应届生中设立类似订单班,是该校业已推行多年的做法。以管理学院为例,305名2018届市场营销本科毕业生中,有57人参加了江小白订单培养班、30人参加了三福百货有限公司订单培养班,62人参加了广汇中汽西南汽车有限公司订单培养班,共计149人。这种“量身定做”的培养方案,试图复制出今后的工作环境,让学生在正式进入该公司工作前就能够上手,满意企业用人需求。

这3个订单班都有自己的称呼,而第4个订单班则抉择了“网红学院”,这也为尔后的伟大争议埋下了伏笔。

“网红学院”的课程部署很紧凑,从上午10点到12点,下战书2点到5点,晚上还有2小时课程。

在简玉刚的假想中,3个月的“网红学院”包括三个阶段,首先是“理论”的部分,主要由学校和企业派出的老师完成,让学生知道“‘网红’是什么”;而后是“实战”的部分,重要由行业里的专业人士授课,让学生知道“怎么做‘网红’”;最后是“提升”的部分,试图让学生能理解“为什么应该这么做”,并在语言、礼节、形体、基本功、职业道德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提升。

进行网上直播的“实战”时,老师和学生并不会接受网友的打赏,但在教学中,会教会学生如何与网友互动。

他说,学校打算组建20个基于行业的专业直播间,“每个直播间对应化装品、服装、茶艺、时尚饰品、珠宝等不同领域。”

“我们不是培养网络艺人,”他强调,学校会对全部的教学进程进行同一支配,“网红学院”和其他“订单班”一样,“是专业实际教学的一部分,我们没有额定收学生一分钱,以后也不会收取。”

“以后取名须要斟酌更周全”

引发此次轩然大波的重庆工程学院,是一所3年前刚从专科院校升为本科的全日制普通高校,其前身是2001年8月成立的重庆正大软件专修学院。目前在校生已近15000人。

学院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张业平是参加学校开办的元老之一。

“我们不能旧调重弹,依着‘葫芦’去‘画瓢’,必须坚持翻新发展,”张业平说,学院的发展最基本的方略就是产教联合。专业造就计划要请行业人才进行会诊、老师步队要引入行业的高等技巧人员、学生要进入行业进行实习实训、学生的学习和就业都要强烈的行业导向,“总之一句话,我们必需依据行业的需要、行业的变更来培养学生,让他们成为行业可以用得上的人才。”

在教学上,学校也保持先完成通识教育,再进行专业教育,最落后入订单式的行业教育,“之所以这么强调行业教导,是因为我们的目的是让学生掌握在以后工作时所需要的技能。”

“这次‘网红学院’固然引发了很大的争议,但对校方来说,我们的本意是推出一个产教结合的详细抓手。”他表示,之所以办“网红学院”,就是响应“互联网+”行业的迅猛发展,“社会需要网络直播、市场营销需要网络直播。”

他说,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企业营销传布、品牌推广的中心渠道之一,咱们留神到,“网红”作为网络直播的核心承载方法,已经超出主播的概念范围,构成了一个互联网经济的新业态。

他用数据说话:2016年12月用户规模达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月活泼用户高达1亿,用户总数较2016年6月增加1932万。在市场规模方面,网络直播的市场范围从2015年的约90亿涨至2016年的约150亿,增幅高达67%,预计到2020年将长成千亿级大产业,成长空间巨大。

《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讲演》预计,2016年“网红”电商产业产值濒临580亿元国民币,相称于伊利2015年全年营业额。今年9月,武汉市政府投资50亿元树立中国第一座网红小镇。

基于这些数据,他认为,不用对“网红”谈之色变,“当代的大学生掌握网络传播的基本知识和技能没有坏处。我们所推出的课程,本身与市场营销、电子商务专业人才培养是直接相关的,即便学生以后选择不从事与市场营销、电子商务专业相关的工作,这些技能对学生的职业生涯的久远发展也有用途。”

张业平说,学校与企业发展校企合作项目,在学生意愿的条件下,领导与行业直接相关系的市场营销、电子商务专业学生加入项目专业培训,构建学生体系化的网络直播、营销推广、品牌传播、新媒体经营等专业能力。

张业平表示不会因为“网红学院”带来的纷争而摇动产教结合的发展思路。此“学院”非彼“学院”,本质上就是一个校企合作的订单班,类似做法的在职业教育领域亘古未有。“用术语讲,也就是行业学院,或者跨专业虚构学院,这也不少见。”

 

“今后我们在推出这样的概念时,应该当时多吹吹风,明白界定我们的‘网红’概念,打消一些误会,防止部分人呈现一据说某个名字,就不问青红皂白地加以当头棒喝。”他说。

“另一个启发是,今后在摸索相似的校企合作办学抓手时,对项目的取名应该更加谨严,应当考虑社会的接受度,我们的初衷是对应‘网红’这个行业,但社会上可能将其联想到局部行走在灰色地带的‘网红’职员。”他说,“因而,以后在取名时需要考虑得更为周全。”

他表示,学校将在具体的教学过程中引诱学生形成正确的价值观,不能对“网红”、“主播”等行业适度推重。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