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生之窗 > 学生活动 > 正文内容

当“北漂”遇上“港漂”:两地青年上演追梦“双城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7-06-26 浏览次数:

央视网新闻:墙壁上层层叠叠的的画板、屋角整洁摆放的画笔颜料,在这间不太宽阔的工作室里,来自香港的学生香荏聪正在整顿他的研讨生毕业展参展作品。

当“北漂”遇上“港漂”:两地青年上演追梦“双城记”

前排右一为香荏聪,这是他在毕业展上与导师和同学的合影

今年是香荏聪在中央美术学院的第三个年头。三年间因为对美术创作的酷爱,香荏聪的脚步走遍了祖国内地的山山水水;三年间,体系的美术创作专业研究让他深深爱上了这门颜色斑斓的艺术。

面对行将告别的校园生活,香荏聪的眼神中充满了不舍,但对于未来他却没有涓滴迟疑:“我要做一名胜利的艺术家,要用我的作品对香港、对祖国内地源源不断地输出正能量。”

香荏聪的同窗跟乡亲赖俊夫,此刻正在收拾画册,并时不断用粤语与香荏聪聊上多少句,不经意跳出来的欢笑声,回响在空荡的走廊里。

而此时,远在香港的王亚薇正在进行出差前的筹备工作。此行她和工作团队将对接一个十分主要的客户,这是她来到香港之后最重要的一次外派运动。

关于家乡 祝愿之情溢于言表

当“北漂”遇上“港漂”:两地青年上演追梦“双城记”

赖俊夫小时候与父亲的合影

赖俊夫的家离深圳很近,在这个远离城市喧嚣的香港小镇里,他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光。1997年,刚满10岁的赖俊夫和家人一起通过电视直播见证了让无数国人心潮磅礴的回归时刻。“印象最深的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和中国国旗一起在香港会展览中央升起,当时家家户户的电视里都在播放着同样的画面。”

对于内地赖俊夫其实并不陌生,小时候他时常和妈妈一起去深圳、广东省亲。“还记得第一次去深圳,那边还没有现在这么繁华。深圳的公交车都没有空调,车上特别热。”每次探亲回家,赖俊夫的妈妈总会带一些小礼物送给友人,“因为价格很廉价而且品质也不错。”除了投亲,赖俊夫的妈妈还会常常和朋友一起到深圳购物、聚餐。“当时去那边真的很实惠,例如喝茶,在香港一次就得几百块,在那边5个人99块就能搞定。”

当“北漂”遇上“港漂”:两地青年上演追梦“双城记”

赖俊夫在澳大利亚求学时与家人的合影

念完中学后赖俊夫去澳大利亚求学,离别故乡阔别祖国,赖俊夫时常回忆起小时候和家人一起渡过的时间。

“现在的深圳有全国最好的高新技巧园区、还有世界金融核心。当年50块就能搞定的下战书茶现在也不可能找得到了。”赖俊夫说,“可是,香港人的生活节奏实在没有太大的变更。现在香港对内地人的吸引力已经不以前那么强,反而香港各行各业越来越多的人挑选‘北上’去内地发展。”

跟着中国的飞速发展,曾经的渔村深圳现在变成了一座国际化大都市,深圳速度让世界为之赞叹。而“中国速度”,带给香港的机会也是不问可知的。

远离家乡 语境不同是最大的压力

当“北漂”遇上“港漂”:两地青年上演追梦“双城记”

香荏聪在四川美术学院军训时的情景

7年前,香荏聪以优良的成就考入四川美术学院。初到山城的他一下火车就感触到天气的不适应,“感觉特别闷热,全部人透不外气来”。一路蹒跚赶到学校,看到食堂的饭菜他直接傻了眼,“特别接收不了,就连青菜、豆腐里都有花椒。”回想起刚到重庆的情景,香荏聪一脸无辜,“刚开始时真的吃不下,所以天天都只能吃泡面。”

除了气象和饮食,让香荏聪觉得困扰的还有语言差别。“首先是重庆方言,当时学校有不少川渝地域的老师,他们讲的‘一般话’我要让同学翻译之后才听得懂。”因为听不懂老师的讲课内容,香荏聪的学业也遇到了艰苦。

学习方面的难题让香荏聪很压制,更让他不适应的是和当地人交换,“重庆方言的特色是尾音永远都要上扬,听起来似乎是在对你表达不满。”香荏聪表现,刚到重庆那段时间,平时很少走出校门,“与其出去不停地猜想对方到底在讲什么,不如在学校里补习作业。”性情一贯豁达的香荏聪开端有了孤独的感觉。

大一军训结束后,恰好遇上70周年校庆,学校举行了很多庆贺活动。香荏聪和港澳台校友一起排了一个节目,他在里面饰演一个跑龙套的角色。丰硕多彩的校园生活让香荏聪缓缓融入了重庆这个火辣的城市。

接下来的一段时光,香荏聪匆匆适应了重庆火辣的饮食习惯,“由于重庆湿气很重,很轻易让人发生疲乏感,吃辛辣食品能够祛除身上的湿气。”在同学的辅助下,他对当地人的方言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懂得,“良多时候进步语调其实是在表白亲昵的一种方法。”

在香港工作的王亚薇也曾碰到类似的问题,1年前还在香港大学读书的她被学校国际化、多元化的思维氛围所震动。

当“北漂”遇上“港漂”:两地青年上演追梦“双城记”

毕业时,王亚薇与香港大学校门合影纪念

“港大给人的感到就是有很强的容纳性,你能够感想到各种不同的思惟和文明在这里汇聚。”面对各种思想交锋,她一度难以适应。“有一次学院举办了一次对于婚姻关联的讲座,许多香港的同学在课堂上畅所欲言,抒发自己的观点。”王亚薇至今还记得那次讲座的许多细节,“有一位香港同学发表了对同性婚姻的见解,另一名同学因为观点不同就现场和他争辩起来。”

一堂讲座最后变成了一场争辩,两种不同观点的同学都在试图用自己的观点去压服对方。“这种情形常常产生在港大课堂上,咱们听导师授课时总是在辩证地接受新常识。”

关于幻想 斗争是他们独特的话题

香荏聪始终特殊崇敬罗中破、张晓刚这些四川美术学院的艺术巨匠。在四川美术学院良好学术气氛陶冶下,一个更弘远的幻想在香荏聪的心里萌芽:去海内最好的美术院校持续深造。

当“北漂”遇上“港漂”:两地青年上演追梦“双城记”

香荏聪与同学们在东北考核写生

“当初人们的生涯节奏越来越快,压力也不断加大。我想通过我的作品,让人们停下脚步,享受片刻的轻松。”带着这个创作思路,香荏聪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在青海,他感触了“最清洁纯粹”的天然环境;在云南,他意识了一群特别可恶的孩子,孩子们纯朴的理想让他难忘;在新疆,他意本地发明竟然有很多本地人可能听懂粤语,让他倍感亲热;在内蒙,辽阔无垠的草原激发了他源源一直的创作灵感。

通过四年尽力学习,进击国内最高学府的理想触手可及。“当时在‘港澳台’学生班备战考研,虽然很艰难,但还是保持下来了。”回想起考研备战的那段时间,香荏聪感到值了!“能来到央美学美术,付出再多努力也值得。”

在中央美术学院,有赖俊夫最爱好的导师尹吉男。“他有无比丰盛的文物鉴赏教训,对艺术史也有深入研究。”出于对历史和艺术品的爱好,赖俊夫在停止哲学专业深造后,选择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方向:艺术史。

“我想有一天可以站在课堂上向外国人讲中国历史。让中国人讲本人的历史,而不是让本国人去讲。”2015年,赖俊夫如愿考进了中心美术学院,并结识了早一年入学的学长香荏聪。

“我想有精彩的人生阅历,同时也想把最好的教育理念带给我的学生们。”从事教导工作的王亚薇对将来的生活布满等待。对王亚薇来说,固然在香港的工作和生活并不轻松,但当说起理想时,她的眼里老是充斥了乐观,“最大的压力仍是离家太远,但有时候家的温温暖精彩的人生,两者只能选择其一。”

王亚薇取舍了后者,出于对生疏范畴的好奇、对未知世界的憧憬,她抉择了一条孤单却又出色的追梦之路。(文/程祥)

【字体: